關(guān)注我們
荊楚網(wǎng) > 最新播報

直播間叫賣(mài)“古董”為何讓老人深信不疑?

發(fā)布時(shí)間:2024年06月24日08:25 來(lái)源: 法治日報

● 當前有不少主播以珠寶文玩的高回報率等為由,誘導消費者下單囤貨。很多老年人沉迷此類(lèi)收藏品直播間,對買(mǎi)收藏品能發(fā)大財深信不疑,不惜花光養老金,即使貸款也要消費

● 主播通過(guò)虛構大量事實(shí),讓消費者高價(jià)購入仿冒的廉價(jià)古董、珠寶等,待錢(qián)款到賬、資金轉移后就完全注銷(xiāo)平臺賬號的行為很可能構成詐騙行為

● 司法機關(guān)應構建犯罪懲治防范體系,協(xié)同網(wǎng)信辦等共同鏟除直播詐騙滋生土壤,平臺應當進(jìn)一步優(yōu)化關(guān)鍵詞捕捉和內容識別等程序開(kāi)發(fā),提高平臺甄別能力,及時(shí)封禁違規直播間

□ 本報記者 孫天驕

“我二舅真的被主播騙慘了?!?/p>

在北京工作的柳陽(yáng)不久前接到從山西老家打來(lái)的電話(huà),得知二舅家出了大麻煩——年近60歲的二舅在多個(gè)直播間購買(mǎi)“古董”成癮,花光積蓄還不夠,甚至開(kāi)了多張信用卡,目前已經(jīng)欠了十幾萬(wàn)元,因還不上錢(qián)還成了一名“老賴(lài)”。

讓二舅砸鍋賣(mài)鐵也要購買(mǎi)的“古董”,是一些自稱(chēng)“懂行”的主播直播售賣(mài)的“老物件”:“××墓穴開(kāi)出來(lái)的”“傳世的寶貝”“家里留幾件以后要發(fā)財”……二舅認為是難得的撿漏機會(huì ),自2020年開(kāi)始,他斷斷續續在這些直播間買(mǎi)了上百件“古董”,從名人字畫(huà)到山水寶瓶,價(jià)格從幾十元到上萬(wàn)元不等,從此一發(fā)不可收直到走上借錢(qián)的地步。

柳陽(yáng)告訴《法治日報》記者,為了讓二舅迷途知返,家里人請來(lái)專(zhuān)家向二舅出具鑒定報告,證明二舅買(mǎi)的都是“一眼假”的近代仿品,但二舅卻覺(jué)得家里人“想斷他財路”,為此還和家人大鬧過(guò)多次。

令二舅掏空家底也要買(mǎi)的收藏品直播間在網(wǎng)絡(luò )平臺大行其道。記者近日在調查中發(fā)現,當前有不少主播在直播間自稱(chēng)“兒子”“女兒”,稱(chēng)呼直播間觀(guān)眾為“爸媽”,并以“避稅”“避開(kāi)監管”“人在海外,寶貝回國”和暗示珠寶文玩在二手市場(chǎng)的高回報率等為由,誘導消費者下單囤貨,以求未來(lái)升值發(fā)大財。這些直播間的受眾多為中老年人,多名受訪(fǎng)者表示家中老人整日沉迷觀(guān)看收藏品賣(mài)貨直播,在直播間內瘋狂下單,即使貸款也要消費。

直播編造劇本話(huà)術(shù)

承諾將來(lái)高價(jià)回收

6月初的一個(gè)晚上,廣西南寧的韋芳看到,自己的公公又打開(kāi)某社交平臺,觀(guān)看一個(gè)名為“××御窯五號”的賬號進(jìn)行的收藏品直播。

“各位哥哥姐姐,叔叔阿姨,我的蕓家軍在哪里,接下來(lái)這件寶貝能不能守護(購買(mǎi))?能的把‘守護’打在公屏上!”隨后,鼓點(diǎn)密集的背景音樂(lè )響起,鏡頭被遮住,畫(huà)外音適時(shí)響起:“這真是難得一見(jiàn)的寶貝!”隨著(zhù)鏡頭再次亮起,自稱(chēng)“蕓姐”的女主播面前的桌子上出現了一個(gè)以橘棕色作為底色、四面有龍形圖案的方口瓶。

“我家老爺子坐擁財寶無(wú)數,想回報社會(huì )籌建博物館,但現在一堆寶貝沒(méi)地方放,需要直播間觀(guān)眾幫忙‘守護’。今天家人們相信我的話(huà),就一單,拍到就是賺到,老爺子讓我至少標價(jià)6000元,為了大家今天660元上車(chē)!”女主播一聲令下,標價(jià)660元商品名為“景德鎮陶瓷擺件1”的鏈接彈出,不到10秒時(shí)間就顯示售罄下架。

韋芳告訴記者,她的公公就是這樣被“蕓姐”一聲聲“家人”和“返利”所誘,深陷收藏品直播購物,不到半年時(shí)間,就在該直播間花了6萬(wàn)多元下單百余件商品,不僅花光了自己的積蓄,還在外借了1萬(wàn)多元。

“我公公平時(shí)節儉得不得了,衣服鞋子穿到不能穿才買(mǎi)新的,廚房洗水槽的漏網(wǎng)破了都舍不得換,卻把所有的錢(qián)都花在直播間了,還深信將來(lái)能發(fā)財?!表f芳說(shuō),她公公沉迷到一天從睜眼就開(kāi)始刷直播,夜里很晚也不睡,白天精神恍惚。

韋芳給記者展示的訂單截圖顯示,明明圖案上不是同一樣東西,但至少有七八件商品都是同名“景德鎮陶瓷青花纏枝蓮煙灰缸”,價(jià)格99元到1999元不等。1999元也是老人單次支出的最高金額,因為其銀行卡每天支付限額2000元。

不久前,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組織公益鑒寶活動(dòng),韋芳帶著(zhù)公公去現場(chǎng)鑒定,證實(shí)其購買(mǎi)的藏品均為不值錢(qián)的工藝品。但他仍對直播人員的話(huà)術(shù)深信不疑,沒(méi)覺(jué)得自己受騙,還認為對方是真的在建博物館,會(huì )回收,將來(lái)能掙錢(qián)。

在將自家情況發(fā)到網(wǎng)上后,韋芳結識了不少有同樣經(jīng)歷的“受害者”家屬,其中一位在廣東湛江工作的王梅,因為舅舅沉迷在收藏品直播間消費,專(zhuān)門(mén)建了一個(gè)維權群,目前群里已有86人。據統計群內各家情況,沉迷這類(lèi)直播間的人年齡主要在55歲到70歲之間,消費最高的人已經(jīng)買(mǎi)了約50萬(wàn)元的商品。

通過(guò)整合群內信息,王梅發(fā)現這類(lèi)直播間有著(zhù)類(lèi)似套路:前期會(huì )進(jìn)行長(cháng)時(shí)間的劇情演繹和鋪墊,打造主播弘揚正能量、愛(ài)國青年、隱世豪門(mén)家族成員等人設,從婆媳矛盾、爭奪家產(chǎn)、集團斗爭到海外奪寶,直播間內上演人間百態(tài)吸引注意的同時(shí),主播自稱(chēng)“兒子”“女兒”,稱(chēng)呼直播間觀(guān)眾“爹媽”“老爸老媽”以拉近距離,讓觀(guān)眾一步步深陷其中。

王梅向記者介紹,大部分直播間觀(guān)眾之所以愿意為這些所謂“收藏品”買(mǎi)單,主要因為主播會(huì )不斷暗示這些商品的“高價(jià)值”。她舉例說(shuō),有的主播會(huì )承諾只是讓人暫時(shí)“保管”寶貝,之后會(huì )上門(mén)回收或者讓寶貝持有人參加拍賣(mài)會(huì ),可以高價(jià)變現。為讓觀(guān)眾相信,主播會(huì )特意在直播中安排人“上門(mén)回收”或發(fā)布相關(guān)短視頻作品,直接語(yǔ)音提示“轉賬×百萬(wàn)元”。甚至有主播直播賣(mài)完貨后,私聊買(mǎi)了東西的老年人讓其轉賬幾百元到上萬(wàn)元不等的“上門(mén)費”,稱(chēng)會(huì )優(yōu)先上門(mén)回收。

“主播還會(huì )強調,收藏品拍到家里后,不要讓其他人知道,還會(huì )催促買(mǎi)了東西的人趕快確認收貨,收完貨之后把訂單刪掉,悶聲發(fā)大財?!蓖趺氛f(shuō)。

維權群里有一位曾經(jīng)沉迷這類(lèi)直播間的阿姨這樣形容自己當時(shí)的狀態(tài):“真的不能自拔,有時(shí)候感覺(jué)我家的快遞比小區快遞站點(diǎn)還多。主播非常會(huì )烘托氣氛,什么‘快搶馬上就封號了’‘快頂不住了還有3秒沒(méi)搶的快搶’‘沒(méi)買(mǎi)到別后悔’,還說(shuō)‘搶到后會(huì )按10倍價(jià)格回收’,我每次都聽(tīng)得熱血沸騰,稀里糊涂就下單了。就這樣被一次次洗腦?!?/p>

深信買(mǎi)藏品能發(fā)財

不顧反對瘋狂下單

“怎么讓父母意識到被騙了,是最令那些群里子女頭疼的問(wèn)題?!蓖趺氛f(shuō),現在群里80多個(gè)人,每個(gè)群友背后都至少有一位在收藏品直播間瘋狂下單的中老年人。但包括她舅舅在內,目前只有不到5個(gè)人算是完全“出坑了”。其他人,好一點(diǎn)的像韋芳的公公,雖然仍相信主播說(shuō)的話(huà),但愿意為了家人嘗試退掉商品并不再購買(mǎi),但更多的卻是堅決不認為自己被騙了,不僅做著(zhù)發(fā)財夢(mèng),而且聽(tīng)信主播說(shuō)的“阻攔你不讓你買(mǎi)的都是壞人”,因此和家人發(fā)生了不少沖突。

“我知道有一個(gè)老人,吃飯、走路、坐著(zhù)、躺著(zhù)的時(shí)候嘴里都嘟囔著(zhù)‘我沒(méi)有被騙’,已經(jīng)到了自己給自己洗腦的程度。群里還有好幾個(gè)家庭,因為家中有人沉迷收藏品直播間,甚至鬧到了夫妻離婚、子女離心的地步。有一個(gè)叔叔,在直播間瘋狂買(mǎi)藏品,甚至專(zhuān)門(mén)租了一個(gè)倉庫裝這些東西。他心臟不好,家人勸他他就暴怒生氣,甚至有一次因為這事和家里人吵架暈倒,送到醫院搶救;還有一個(gè)大叔,聽(tīng)信買(mǎi)藏品能發(fā)大財,把農田全賣(mài)了湊錢(qián)買(mǎi),兒子勸不住甚至跟他斷絕關(guān)系了?!蓖趺放e例道。

王梅說(shuō),群里大家商量一起退貨維權,但很多情況是孩子剛協(xié)商退完貨,家里老人就打電話(huà)給快遞員或賣(mài)貨的店家,說(shuō)不是自己的本意,把東西又要了回來(lái)。甚至有的退了這一單,老人又更瘋狂地去直播間下其他單。不少子女苦勸無(wú)果,索性放棄不管。

“我搞不懂,我媽年紀不大,學(xué)歷又高,也有社會(huì )閱歷,怎么就能信那種東西?”在山東濟南讀研的沐橙告訴記者,從去年4月開(kāi)始,她53歲的母親就像著(zhù)了魔一樣,花了十多萬(wàn)元在直播間瘋狂購入各種“古董”,包括字畫(huà)、瓶子、佛像、金元等,還開(kāi)通了該平臺的“提前付”,現在還欠平臺2萬(wàn)多元沒(méi)還上。家里床底、桌子底下等能塞東西的地方都放滿(mǎn)了她的寶貝。

沐橙說(shuō),她媽媽堅信主播“幫保管古董,幾個(gè)月后上門(mén)高價(jià)回收”的承諾,一年多時(shí)間買(mǎi)了上百件所謂“古董”,一直也沒(méi)等到主播上門(mén)回收。有些主播會(huì )以開(kāi)巡展會(huì )為由向她收門(mén)票費,說(shuō)交錢(qián)了可以?xún)?yōu)先上門(mén)回收,但交了錢(qián)之后,卻沒(méi)有任何人來(lái)上門(mén)回收過(guò)商品。即便如此,她媽媽仍堅信對方一定會(huì )來(lái),自己一定能發(fā)大財。

沐橙有一個(gè)今年參加中考的妹妹,有一次其在母親手機上查看老師通知信息時(shí),無(wú)意間發(fā)現母親一晚上看直播花出去2萬(wàn)多元,一下子就崩潰了,有兩月時(shí)間沒(méi)去上學(xué),但她媽媽卻完全不認為是自己出了問(wèn)題。而沐橙父親因為管不住妻子又怕吵架,干脆借口工作忙長(cháng)時(shí)間不回家,“整個(gè)家都亂了”。

山西太原的王軍近來(lái)頭疼不已,他已經(jīng)接到多名親朋的電話(huà),說(shuō)他快70歲的父親借錢(qián)不還。了解之下王軍才知道,自?xún)赡昵捌?,父親就開(kāi)始在短視頻平臺上看各種收藏品直播。主播以“外國人找茬”“海外藏品歸國”“正能量做福利”等為由,在直播間售賣(mài)各種字畫(huà)、玉佩等物件,還拋出了“低價(jià)購入,之后高價(jià)回收”的誘餌,讓其深信不疑。

“主播推銷(xiāo)一套99元的郵票,說(shuō)到時(shí)候600萬(wàn)元上門(mén)回收,我爸就信了,立刻下單。這種東西買(mǎi)了一屋子?!蓖踯娬f(shuō),他父親關(guān)注了三四百個(gè)做這種直播的賬號,兩年多來(lái),他把自己開(kāi)洗車(chē)門(mén)市掙的錢(qián)、養老金全用來(lái)買(mǎi)藏品,花完后又開(kāi)始四處借錢(qián)。

“我們兄妹幾個(gè)勸過(guò)無(wú)數次,一點(diǎn)兒用沒(méi)有,我媽也被氣得夠嗆。有一次我外甥女想了個(gè)辦法,給他手機開(kāi)了個(gè)青少年模式,這種視頻就刷不到了。結果我爸就急了,大鬧一場(chǎng),兩三天沒(méi)吃飯。我們沒(méi)辦法,只能又給他把模式調回來(lái)?!蓖踯娨患胰艘呀?jīng)不知道該怎么讓老父親收手,同時(shí)還有另一層擔心:看這類(lèi)直播等人上門(mén)回收儼然已成了父親的精神支柱,如果讓他意識到自己被騙了,他能承受得住嗎?

虛構事實(shí)賣(mài)貨違法

賬號分身多封禁難

主播打著(zhù)“售賣(mài)文玩”“名家字畫(huà)”“絕版古董”等旗號,實(shí)則售賣(mài)與描述完全不符的商品,這種直播是否違法?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法學(xué)研究所副研究員張志鋼介紹,主播利用網(wǎng)絡(luò )直播傳播效果,在平臺上通過(guò)虛構大量事實(shí),以高額回報為承諾,誘導消費者下單,并高價(jià)購入仿冒的廉價(jià)古董、珠寶等,待錢(qián)款到賬、資金轉移后就完全注銷(xiāo)平臺賬號的行為很可能構成詐騙行為。如果行為人違法所得數額達到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所規定的數額較大的標準,可以以詐騙罪追究直播者的刑事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xué)刑事司法學(xué)院副教授謝澍認為,這種行為是否涉嫌違法、犯罪,需要結合具體情況來(lái)分析。若主播用仿制品充當名家字畫(huà)或名貴古董,利用老年人的牟利心理來(lái)誘使其購買(mǎi)商品,則涉嫌詐騙罪;再如主播通過(guò)虛構罹患絕癥等故事背景,激發(fā)老年人的同情等心理,刺激其購買(mǎi)商品,也可以構成詐騙罪;但倘若主播僅是以親切稱(chēng)呼來(lái)拉近關(guān)系,且并未售賣(mài)假冒偽劣商品,則不宜隨意認定為違法犯罪。

值得注意的是,采訪(fǎng)過(guò)程中有不少人向記者表示,嘗試過(guò)向平臺舉報直播間和主播賬號,但收效甚微。

王梅說(shuō),一方面這些主播往往會(huì )用一些模糊用語(yǔ)、諧音詞等避開(kāi)關(guān)鍵詞,另一方面,舉報時(shí)平臺要求消費者提交的線(xiàn)索是直播間截圖和有字數限制的文字描述,很難對相關(guān)情況進(jìn)行概括,導致很難被系統判定舉報成功。并且認定直播違規需要時(shí)間,等確認時(shí)主播也賣(mài)貨賣(mài)得差不多了。

更有甚者,有的收藏品直播間連舉報選項都沒(méi)有。

“手鐲帶翠,價(jià)翻八倍!”某購物平臺一個(gè)名為“古奇文玩××”的直播間,主播正拿著(zhù)兩個(gè)翠色手鐲展示,邊說(shuō)著(zhù)“好不好看盒子”邊露出底下貼著(zhù)“乾清宮”“大清內務(wù)府”字符的黃紋盒子,上的鏈接顯示為292元的“擺件135”,已售5708件。

在一個(gè)名為“中泰古玩××”的直播間,男主播拿出一塊黃色方牌,上書(shū)紅色“令”字,語(yǔ)焉不詳道:“這牌子顏色,誰(shuí)能用大家都懂的?!彪S后上架的商品鏈接中,商品圖片是這塊牌子和一個(gè)手電筒,商品名稱(chēng)顯示為“手電筒31”,277元一件,已售318件。

在上述直播間,記者未發(fā)現任何舉報途徑。

除舉報難外,即使舉報成功,很多主播也并未受到有效懲罰。

“起初被舉報,平臺可能會(huì )警告主播,如果還有進(jìn)一步違規行為,會(huì )停止其該場(chǎng)直播,但其賬號和后續直播并不會(huì )受影響。只有被平臺多次判定違規或被判定存在嚴重違規時(shí),才可能會(huì )封直播間或封號,但除非永久封禁,不然解禁后他們還是可以繼續直播賣(mài)貨?!币幻茉L(fǎng)者如是說(shuō)。

也有家屬報過(guò)警,但多被當地警方認為是經(jīng)濟糾紛。據王梅說(shuō),群里80多位家屬大部分都報了警,最終立案的僅有幾個(gè)。

記者觀(guān)看此類(lèi)直播間時(shí)發(fā)現,有的直播間左上角會(huì )有標記“虛構劇情”“劇情演繹”“理性消費”,但從采訪(fǎng)情況來(lái)看,這樣的標記完全不足以動(dòng)搖觀(guān)眾對主播的信賴(lài),甚至有受訪(fǎng)家屬反映,自己都沒(méi)有注意到這樣的“小提示”。還有一個(gè)不容忽視的事實(shí)是,有不少沉迷此類(lèi)直播間的中老年人眼神不好,看不清字甚至可能不認字。

6月11日深夜,在某短視頻平臺一名叫“小可××”的賬號直播間內,男主播正在接打電話(huà),電話(huà)那頭是他的死對頭“老許”,從主播與對方的交流可以聽(tīng)出,對方似乎正在威脅他要交出什么寶貝。掛掉電話(huà),男主播畫(huà)面中出現了一個(gè)與名為“百事可樂(lè )”用戶(hù)的連線(xiàn)畫(huà)面,同時(shí)用懇求的語(yǔ)氣說(shuō):“爹媽們,老許頭說(shuō)要出20個(gè)w(暗示20萬(wàn)元)跟我買(mǎi),我不賣(mài)就要帶人來(lái)?yè)?。老兒子今天寧愿把寶貝賤賣(mài)了也不給他,點(diǎn)擊右邊可樂(lè )頭像,這個(gè)寶貝替老兒子帶回家?!?/p>

記者按照主播所說(shuō),點(diǎn)開(kāi)屏幕右邊連線(xiàn)的“百事可樂(lè )”賬戶(hù)頭像,主頁(yè)只有一個(gè)作品就是該商品的圖片,點(diǎn)擊圖片左下角有小黃車(chē)商品鏈接,點(diǎn)進(jìn)去顯示該商品為299元的“山水擺件”,在商品詳情頁(yè)很隱蔽的位置寫(xiě)著(zhù)——材質(zhì)“合成樹(shù)脂”。而與此同時(shí),直播間內,主播說(shuō)突然接到消息,老許頭的人黑進(jìn)了系統后臺,用16個(gè)w搶走了兩單,“趕緊攔截,爹媽們,你們快買(mǎi)完,我們就要關(guān)鏈接了”。幾分鐘內,該商品鏈接銷(xiāo)量達到了45單。

“你們這是劇本,是騙人的吧?”記者在該直播間內發(fā)表了這樣一條評論,兩秒不到就被主播拉黑踢出了直播間,記者隨后又在其他兩個(gè)類(lèi)似直播間內發(fā)表同樣評論,均立刻被踢出直播間。

多位受訪(fǎng)者表示,這類(lèi)直播間對評論區嚴格把控,一旦有人有一點(diǎn)反對或質(zhì)疑的聲音,立刻會(huì )被拉黑,因此留下的所有評論也成了直播間氣氛的推手。當理智的看客被一個(gè)個(gè)拔除,留下的觀(guān)眾就開(kāi)始被主播話(huà)術(shù)攻陷“洗腦”。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記者在調查中發(fā)現,這些主播往往有多個(gè)小號、衍生賬號,一旦被封可以立刻換號“重生”。前文中提到的“××御窯”,在平臺上檢索后發(fā)現同名賬號有16個(gè),并存在交替開(kāi)播的現象。

今年3月,山東人許麗發(fā)現自己父親老許在某短視頻平臺一名為“大連巖哥××”的直播間內花光了所有積蓄近15萬(wàn)元。該主播自稱(chēng)是古玩的資深行家,給大家謀福利,說(shuō)自己在大連有實(shí)力,“有底兒,不差錢(qián)”,開(kāi)直播間就是帶大家掙錢(qián),帶大家玩,把粉絲當家人,還時(shí)不時(shí)帶大家看保險柜,要么就是一沓子一沓子錢(qián),要么隨手給一個(gè)桌子鏡頭說(shuō)是500萬(wàn)元買(mǎi)的。主播推銷(xiāo)各種錢(qián)幣、字畫(huà)等藏品,稱(chēng)之后可以高價(jià)回收,之后私聊買(mǎi)家讓其轉錢(qián)占名額費。

許麗說(shuō),在直播間里豪氣干云的“巖哥”,實(shí)際卻為了避免平臺監管像老鼠一樣隨機穿梭在各個(gè)小號里。僅據不完全統計,他手下就有“收藏號”“生活號”“萬(wàn)收藏小號”等多個(gè)相關(guān)賬號,其妻子“昕姐”也有自己的賬號。一旦其中一個(gè)賬號出了問(wèn)題,主播就會(huì )在其他小號或粉絲群中預告下一個(gè)直播號?!笆纸苹?,打一槍換一個(gè)地方”。

健全平臺監管措施

構建懲治防范體系

近日,沈陽(yáng)警方打掉了一個(gè)利用網(wǎng)絡(luò )直播實(shí)施詐騙的犯罪團伙,該團伙就以“保管古董”“高價(jià)回收”為名,在直播間內售賣(mài),受害者多為老年人,以網(wǎng)紅主播李某為主的4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全部抓獲。

從實(shí)際情況來(lái)看,這類(lèi)直播往往套路淺顯、話(huà)術(shù)重復,且不時(shí)有警方及相關(guān)部門(mén)查處發(fā)布案例,為何這類(lèi)直播仍屢禁不絕?

張志鋼說(shuō),一些收藏品直播間為規避監管,往往營(yíng)造出合法合規的假象,很多主播故意模糊字眼、說(shuō)縮略詞等,以擦邊形式來(lái)繞開(kāi)平臺的審核。被列入禁播名單的直播團隊,還可以通過(guò)更名或轉移到二店等形式繼續開(kāi)播。

“面對消費者,此類(lèi)直播不斷轉換騙術(shù)。有些直播間會(huì )通過(guò)曬出由所謂專(zhuān)業(yè)機構出示的檢測結果、拍賣(mài)記錄等立下專(zhuān)業(yè)人設,故意展示英文報紙或外語(yǔ)助理等暗示人在海外,以高回報率、轉賬記錄、投機口號為誘導來(lái)不斷刺激消費者買(mǎi)單;部分主播還會(huì )提前發(fā)布偽公益短視頻來(lái)塑造正面形象從而收割粉絲。盡管年輕人群能輕易識破這些套路,但就辨識能力較弱的老年群體來(lái)說(shuō),卻容易落入圈套甚至深信不疑?!睆堉句撜f(shuō)。

在謝澍看來(lái),此類(lèi)直播間屢禁不止是由多種因素導致的:此類(lèi)直播套路簡(jiǎn)單,并不需要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可以直接復制套用,因此任何人都可以從事相關(guān)行為;賬號實(shí)名制度不健全,導致賬號實(shí)名與實(shí)際使用人不相符問(wèn)題頻發(fā),給相關(guān)案件偵破帶來(lái)困難;類(lèi)似直播行為已經(jīng)形成較為成熟的產(chǎn)業(yè)鏈條,使得僅打擊違規主播效果有限,通過(guò)產(chǎn)業(yè)鏈可以迅速搭建出全新的直播團隊。

采訪(fǎng)過(guò)程中,有不少人認為,正是因為一些平臺的背書(shū),才讓很多老年人相信收藏品直播間不存在問(wèn)題,平臺對老人受騙應承擔很大一部分責任。

華北科技學(xué)院應急與國家安全法治戰略研究中心副教授孫禹告訴記者,實(shí)踐中,很難說(shuō)短視頻平臺會(huì )有傾向性地為某一類(lèi)直播提供土壤,平臺在直播開(kāi)始前并不知道主播將要直播的內容,甚至在直播過(guò)程中也很難快速判斷直播內容是否存在欺詐或詐騙。從平臺規制的機制來(lái)看,當短視頻平臺接收到針對直播間和賬號的投訴時(shí),應當強化對相關(guān)直播間和賬號的審查,及時(shí)進(jìn)行標記、預警或者作出處理。

“面對相關(guān)人員換號再次直播的情況,短視頻平臺的審查能力是有限的,在大多數情況下平臺很難發(fā)現新申請賬號與之前被投訴賬號之間的關(guān)聯(lián)性。因此,整體而言,只要短視頻平臺及時(shí)對投訴作出處理,就可以認為平臺基本履行了義務(wù)?!睂O禹說(shuō)。

勸不動(dòng)的家長(cháng)、退不掉的“藏品”、挽不回的錢(qián)財、清不掉的直播間,纏繞在一起成為不少子女、家屬心中解不開(kāi)的結——如何將深陷在收藏品直播間的中老年人拉出來(lái)?

張志鋼建議,應增強老年消費者對網(wǎng)絡(luò )直播詐騙行為的辨識能力,老年直播觀(guān)看群體可在子女的幫助下加深對網(wǎng)絡(luò )直播技術(shù)、第三方支付手段等相關(guān)知識的了解。明確平臺監管責任,對各類(lèi)詐騙信息及時(shí)監測預警,減少詐騙信息暴露機會(huì )。公安、檢察等司法機關(guān)協(xié)同構建犯罪懲治防范體系,協(xié)同網(wǎng)信辦、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等共同鏟除直播詐騙滋生土壤,面向公眾深化宣傳教育。

謝澍認為,平臺應當進(jìn)一步加強賣(mài)貨直播間的準入機制,主播想要售賣(mài)商品,就必須通過(guò)人臉識別等方式確認賬號實(shí)名與實(shí)際使用人的一致性,上傳營(yíng)業(yè)執照等其他憑證,加強對主播的身份認證??梢越⒑诿麊沃贫?,將存在嚴重違規行為的主播拉入黑名單,拒絕此身份再次注冊賬號或開(kāi)設直播間,以減少其“復出”的可能性。

“還應加強止付制度的構建,可以要求直播平臺設置資金凍結期,在一定時(shí)間內將買(mǎi)家所付價(jià)款暫存于平臺,待期滿(mǎn)后無(wú)異常情況再將資金打給賣(mài)家,以便在被害人發(fā)覺(jué)被騙后可以有機會(huì )挽回損失。優(yōu)化平臺審查機制,面對越來(lái)越巨大的審查壓力,平臺應當進(jìn)一步優(yōu)化關(guān)鍵詞捕捉和內容識別等程序開(kāi)發(fā),提高平臺對違規直播間的甄別能力,及時(shí)封禁違規直播間?!敝x澍說(shuō)。

“平臺要提供人性化的投訴處置機制,確保直播間的用戶(hù)能夠較為容易地獲取投訴的途徑并充分表達自己的投訴意見(jiàn),同時(shí)對于用戶(hù)投訴及時(shí)進(jìn)行核實(shí)、處置并予以反饋。平臺還應進(jìn)一步完善電子證據的留存機制,對于涉及投訴的直播內容、主播注冊信息以及相關(guān)投訴信息進(jìn)行留存和備案,以配合后續可能發(fā)生的調查和偵查活動(dòng)?!睂O禹說(shuō)。

(文中所提受訪(fǎng)對象,除專(zhuān)家外其余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劉建維】

Copyright ? 2001-2024 湖北荊楚網(wǎng)絡(luò )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yíng)業(yè)執照增值電信業(yè)務(wù)許可證互聯(lián)網(wǎng)出版機構網(wǎng)絡(luò )視聽(tīng)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guān)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合作咨詢(xún)

版權為 荊楚網(wǎng) www.tlcibayim.com 所有 未經(jīng)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